做手工赚钱吗

前几天,72岁的王奶奶给孙子织了一件毛衣。

这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甚至上了热搜。

很多人不禁好奇:不仅仅是一件毛衣有什么特别的吗?

原来奶奶的毛衣是同一款,网上标价14000元。

穿这个出门不是很温暖很时尚吗?

网上对奶奶赞不绝口,纯手工,有温度,比14000块还值钱。

这个热搜引起了很多人对过去的怀念:

现在有多少人会穿手编毛衣,又有多少人会做这种手艺?

恐怕都很少见。

做手工赚钱吗插图

潘锐彬潘瑞斌

其实两年前,广东有个小伙子因为手工织毛衣而红遍全网,两次登上央视。

他不仅自己织,还带领家乡的50多个大妈一起织,从而带领乡亲们一起致富。

因此当选为“全国农村创新创业带头人”。

他就是潘瑞斌。

通过织毛衣,他建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和公司。

为家乡留守妇女提供了近百个就业岗位,实现年收入500万元。

现在,他是一个成功的企业家。他还像以前一样自己织毛衣吗?

我们去看看吧。

1986年,潘瑞斌出生在广东潮汕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

他是看着妈妈织毛衣长大的。

那时候潘妈妈可以接一些手编毛衣的外贸订单。

因为订单量不小,手工耗时长。

于是潘妈妈将订单购买原料后,分发给同村的妇女。

大火最严重的时候,潘妈妈下面的100多人正在织毛衣。

长长的毛衣针,五颜六色的毛线球,还有一双摆弄针线的巧手;

妈妈和阿姨们坐在一起,有说有笑,一件温暖的毛衣就这样诞生了。

这个画面已经深深地刻在了潘瑞斌的脑海里。

针织是他们家庭的重要收入来源。在潘瑞斌眼里,编织不仅有趣,还能养家糊口。

就这样,他年纪轻轻就爱上了这门有趣的手艺。

6岁时,潘瑞斌开始跟着妈妈和阿姨们学习织毛衣。

潘瑞斌的童年和其他男生不一样。

别人调皮的时候,他安静温柔;

别人在山野东奔西跑,他坐在家里织毛衣;

放学后,周末,寒暑假,他的业余时间都用来织毛衣了。

邻居看不下去了,说潘妈妈不管儿子,还说男孩子整天摆弄毛衣针。

每当这个时候,潘瑞斌都会脸红。

但潘妈妈认为,孩子多学一门技能,并不是一件坏事。

就这样,潘瑞斌的“学艺”之路在母亲的支持下没有被迫中断。

10岁时,他就能自己织毛衣了。而且和大妈们比,手艺一点都不差。

一个假期,潘瑞斌织毛衣赚了三四百元,他人生第一次感受到了赚钱的乐趣。

潘瑞斌不只是喜欢织毛衣。

配色,图案设计,尺寸计算,年纪轻轻的他就能说得一清二楚。

除了超强的学习能力,这其实是天赋。

在一个节目中,潘瑞斌回忆道:

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我织了一件蓝鹰毛衣,正反面都有蓝鹰图案。

一次上课,他发现班主任静静地站在他身后,临摹着毛衣的图案。

后来,老师给女儿织了一件一样的毛衣。

说起这段往事,潘瑞斌一脸幸福。

一个10岁的男孩自己设计并编织了一件独特的毛衣,这使他在学校里出名了。

时光飞逝。2004年,潘瑞斌以优异的学习成绩,成功考入国家双一流大学和985名校中山大学,主修生物制药。

但是他真的不喜欢这个专业,就自学了日语。

2008年毕业后,他有幸被一家日本公司录用,从事翻译工作。

大城市,工作环境好,工资高…

你可以想象未来的日子,在这个城市扎根,结婚,买房…

通常,这也是很多人会选择的一条路。

但潘瑞斌却反其道而行之。

他一点也不想要这样死板惯性的日子。

那时候,一群大妈坐在一起织毛衣的画面时常清晰地浮现在他的脑海里。

遗憾的是,最近几年,我在家乡没有看到这样的画面。

20世纪90年代末,机器编织逐渐取代了手工编织。

2000年后,潘的母亲和姑姑都失业了。

忙惯了的潘妈妈也适应不了清闲,人也完全失去了从前的朝气。

潘瑞斌一想起这个现实,就觉得很惋惜。

“我想回到邻居阿姨织毛衣有说有笑的日子,我不想手工毛衣成为博物馆里的一门手艺。”

发自内心的爱是藏不住的。

大学里的潘瑞斌没有放下毛衣针。

工作之余,潘瑞斌还继续设计自己的手工编织作品。

2009年,已经进入网购时代。

受外出打工的哥哥启发,潘瑞斌把自己织的几条围巾放到网上出售。

多年后,回忆起自己的网上生意,潘瑞斌仍然记忆犹新:

“第一个卖25元。

这位顾客是上海顾客,4年后在店里买了一件毛衣,价格1000多元。

这件事让我很受鼓舞,是对自己特别大的肯定。”

就这样,潘瑞斌做网店,活儿多了就让妈妈一起织。

一年下来,网店的收入已经超过了工资。

订单越来越多,潘瑞斌和家里人商量,想辞掉工作,专门织毛衣。

家长强烈反对。他们觉得手工毛衣的辉煌时刻早就过去了。

现在没人穿了。他这样做会饿死的。

而且大男孩织毛衣也很难找到女朋友。

放弃体面的工作,做针织养活自己,有点离谱。

邻居们也认为潘瑞斌一定是疯了。

但是潘瑞斌坚信:

“没有明确规定男人该做什么,女人该做什么,不分性别,只要自己喜欢就行。”

他觉得互联网和电子商务可能会给传统行业带来活力,把旧的画面带回来。

他没有告诉父母就秘密辞职了。

回到家乡后,他真正走上了手工编织的道路,并让父母成为他最得力的伙伴。

最初的工作室是潘瑞斌10多平米的卧室。

半年下来,随着订单的增加,卧室空已经捉襟见肘。

于是他把工作室搬到了三楼的铁皮房子里。

广东的夏天,铁皮房热得像蒸笼。刮风下雨的时候,屋顶还是漏雨。

然而这并不能阻挡潘瑞斌对织毛衣的热情。

慢慢的,在接到足够多的订单后,他把身边的阿姨都招了过来。

美好的画面重现!

但要保证店铺能经营下去,不仅仅是激情。

接下来的情况,让潘瑞斌有些措手不及。

理工科出身的潘瑞斌,没有接受过任何设计和美学方面的培训,也没有管理店铺的知识。

到了2014年,阿姨多了,管理跟不上,问题就出来了:

阿姨们的手艺搁置太久,难免织错花样,织不均匀,尺寸把握不好;

一件毛衣要经过布线、绕线、上浆、数针才能织成。织好后还要经过藏线、水洗、熨烫、打钉等多道工序。

一个多月后,客户看不懂,不知道具体进展;

从家里到快递点交通不便。

结果毛衣改版率特别高,发货时间沟通不到位,客户投诉很多。

最惨的时候,半年都找不到一两个工作。

看到客户流失,潘瑞斌不知所措。

他觉得自己坚持不下去了,一次又一次地问自己:这条路是不是错了?

郁闷的潘瑞斌向小资求助。

小资建议他出国留学,毫不犹豫地借给他20万。

这20万帮助潘瑞斌度过了创业之初最困难的时期。

潘瑞斌去杭州参加线上培训,系统学习了电商管理的知识,也向优秀的同行学习。

多年后,回忆起这些日子,潘瑞斌一直心存感激:“没有那20万,我可能做不到。”

回国后,他聘请了专业的拍摄团队,提高网页和产品图片的美观度,还改善了店铺管理。

训练阿姨看图,统一手法;购买原料时,更注重羊毛含量和固色质量;

把店搬到镇上,离快递点更近,也让大妈们安心;

与客户详细沟通颜色、高度、图案、进度等。,并建立文件系统。

之后毛衣返修率低,客户反馈越来越好。

尝到了出去培训交流的好处,潘瑞斌定期出去学习。

他去了深圳、上海、广州、杭州…

在潘瑞斌的精心维护下,店面焕发了生机。

“能够把自己的爱好变成事业,是非常幸运和幸福的。”

潘瑞斌是那个幸运儿。

2018年10月,他注册了两个短视频账号,大方地将自己毛衣的视频上传到网上。

他是设计师,直男,模特。

因为他相信自己最能搭配自己毛衣的气质和风格,展现手工毛衣的传统美。

清瘦挺拔的身材,一副近视眼镜,潘瑞斌穿上自己精心设计的毛衣,更显优雅。

古朴的村镇、石桥、老房子,是他的走秀;

苔藓石板和一把油纸伞成了他的道具。

对比色的浪漫,纯色的深情,都让他有了不一样的“故事”。

放几张自己的照片,给朋友看看你养的花,叫他们去看云南洱海的美景…

然后,他开了一个直播。

直播中,他教大家怎么缝,怎么缝,怎么缝,怎么编凤梨花,怎么编叶子,怎么编花蕊。

别忘了拍一些有趣的花絮。

有一天,他去吃牛肉面。他突发奇想,用筷子织面。

一个朋友拍了一段视频传到网上。没想到,当天视频播放量超过了6400W。

巨大的网络效应,让其中一个视频号,仅仅开通一个多月,粉丝就涨到了100W W。

评论最多的是:“男生还会织毛衣吗?还织得这么漂亮?”

一个个与传统观念产生巨大碰撞的视频,刷新着网民的认知,让潘瑞斌一下子成了网络名人。

他的粉丝正在以百万计上升,店里的衣服也受到很多网友的追捧。

潘瑞斌也多次被电视台邀请参加节目。

2019年3月参加央视3套《开门见山》;

2019年12月,参加央视《黄金100秒》3套;

2020年10月,参加重庆卫视《织布人》。

在一个节目中,潘瑞斌这样说:

“做这份工作很有成就感和责任感。

成就感就是带动身边很多农村妇女,给她们一份收入。

另外,我觉得我也有责任让他们去做,减轻他们的家庭负担。”

几位和潘瑞斌一起织毛衣的阿姨也被请到了现场,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可以在家附近找一份赚钱的工作,既照顾孩子,又贴补家用。难怪我的阿姨们都很开心。

对于潘瑞斌,他们真诚地说了这句话:

“谢谢你,潘!”

2020年1月,潘瑞斌当选“全国农村创新创业带头人”。

当时他带领身边50多名女性实现就业,平均年薪3万元左右。

她们可能是一个留守妇女,一个留守母亲,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在琐碎的家庭中劳作;

他们可能有很深的孤独感和对生活的期待;

他们可能远离村子,外出打工,留下了留守儿童。

但是因为有潘瑞斌这样的领导,这些妈妈们才能安心的等着孩子,有自己赚钱的成就感。

可以说,潘瑞斌不仅实现了自己的梦想,也完成了很多母亲保护孩子,实现自身价值的梦想。

按说,潘瑞斌这一步已经成功了。

但他并不满足。他想把毛衣织到极致。

“选一件事,做一辈子。”

“喜欢一件事,就坚持把它做得更好。”

这是他常说的话。

他想以一颗匠人之心,深化事业,传承手工毛衣的技艺。

2015年,潘锐斌成立潘华尔兹手工毛衣工作室。

2017年,成立潘华尔兹手工服饰有限公司。

2021年9月25日,在新装修的工作室里,他表达了自己的心声:

“新工作室,新征程,一起努力,一起成长。”

“一个以编织为生活方式,教授编织技巧和理念的编织俱乐部将在这里诞生。”

潘瑞斌目前拥有近千万粉丝,经常看到暖心粉丝的暖心话语:

有漂亮的女生手绘设计,有帅气的男生编织。

而潘瑞斌则在全神贯注地编织一条童话般的长裙。

传统与现代,简约与时尚交织在这空,是潘瑞斌通过不懈奋斗编织的美丽风景。

沉迷手工编织的潘瑞斌还在探索。他想对传统工艺做出新的想法,让更多的年轻人爱上它。

有一件白色雕花空球菱形毛衣。

每个菱形有60个球,加上菱形格子空部分,直接从下往上织;

整体宽松慵懒,袖口收紧增强对比;

领口大,双层,平衡整体风格。

穿在模特身上,休闲时尚的气息扑面而来。

潘瑞斌的设计并不局限于保暖。

色彩不仅仅是追求复杂,更是整体的时尚感。

雕刻空、流苏、错落有致等各种工艺,相比传统的手工编织毛衣有了很大的提升。

他痴迷于此,不断学习。他掌握了2000多针,一件毛衣的配色可以超过100种…

他经常浏览时尚网站,学习国际大牌时装的流行趋势,研究服装配色。

然后琢磨毛衣款式设计,和团队一起研究设计效果是否可以编织或者改进。

店里的毛衣大气又有艺术感,价格也水涨船高。

最贵的毛衣要8990元,一条围巾要898元。

小帽子、围巾、手套是网友的最爱,5000元以上的毛衣也经常被定制。

人们在商店里买得最多的是毛衣针和羊毛球。

潘瑞斌承诺,店里的商品终身保修,穿久了,只要顾客需要,就换成顾客满意的。

想象一下,潘瑞斌正对着镜头,织着毛衣,教网友如何运针织花。

这不是继承吗?

这是潘瑞斌的梦想。

潘瑞斌目前拥有近千万粉丝,经常看到暖心粉丝的暖心话语:

“帅哥拿针的手有点变形,我心疼你。”

“请保护好颈椎。”

他总是温和地感谢网友。

当然,也有质疑的声音:

“我看腻了。第一次看的时候就觉得这个男的织毛衣织的太好了,感觉很有才。

看了好几年了,天天看也没什么稀奇的。”

潘瑞斌依然温和地回答:“首先没有什么异常。我们只是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从被人调侃的小男孩,到被别人津津乐道的辞职创业者,再到面对全网直播的织毛衣,潘瑞斌早已练就了一颗坚强的心。

在家庭的熏陶下,潘瑞斌种下了一颗热爱手工编织的种子。

在他被嘲笑的时候,是妈妈给了他支持,让他坚定了内心,继续去爱。

家是潘瑞斌成长的沃土,给了他最大的信心。

这个从小织毛衣的针织设计师、传承人、创新者,用自己的方式告诉世界:

国产手作也可以牛逼!

他反对人们固有的传统观念,不主张“男耕”,而坚持“男织”

他颠覆了人们的认知,与男女无关,与职业无关。

坚持自己喜欢的,坚持下去总会有收获。

这样生活多好啊!

参考和图片来源:

1.视频账号“小哥毛衣”、“潘华尔兹手工毛衣”;

2.农业农村部全国农村创新创业带头人典型案例潘瑞斌;

3.央视和湖南卫视节目3套。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图片,视频等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和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本文来自网络,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给力软件,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examemo.com/395.html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