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机创业网

面对740亿包裹的巨大市场-

终端分销隐藏着哪些商机?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佘颖

商机创业网插图图为杨占祥的菜鸟驿站每天都在进行例行消毒。(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疫情期间你的主要运动是什么?有人开玩笑说,可能是去小区门口取快递,拿外卖。不难看出,电商网购在疫情期间发挥了重要作用,物流配送成为不可或缺的日常服务。如何在特殊时期让物流配送更加安全便捷?数万个菜鸟驿站的高效运营,为物流最后一公里的末端服务提供了解决方案。

除了服务社区,菜鸟驿站也正在成为稳定就业的开放平台。不仅让很多人创业成为站长,还创造了很多与站相关的工作岗位。那么,站长是一个什么样的职业呢?邮政服务中隐藏着多少商机?这个行业解决就业问题的潜力有多大?请看《经济日报》记者带来的调查。

疫情期间,网购火爆,收发快递成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全国各地的菜鸟驿站在此期间发挥了重要作用,为网购用户提供包裹代收代发服务,解决了快递员无法进入社区、消费者难以收发快递的“最后一公里”问题。

同时,菜鸟驿站也开通了创业通道,成为稳定就业的开放平台。菜鸟网络公布的数据显示,3月份,超过40万人关注并加入菜鸟驿站。目前已有7000户家庭入驻。他们成为了菜鸟驿站的站长,不仅实现了“在家就业”,还为社区提供了便捷的生活服务。

普通人也可以开邮局。

3月初,大学生孙燕婷租了房子,做起了菜鸟驿站。每天早上八点半,他都会准时来到这个位于南京市溧水区枫林府小区的菜鸟驿站,清理库存,等待送件的快递员和上门取件的消费者。“拿一块四毛钱,送一块四块钱。”孙燕婷看着后台跳跃的数字,每一个变化都代表着店里的另一笔收入。“每天送300多张票,送近20张,月收入6000元左右。”今年7月毕业后,菜鸟驿站将是她“职业生涯的起点”。

来自桐庐的靳东在上海开设了24小时菜鸟驿站。疫情期间,他购买了头顶摄像头、小票机等方便“秒送”的设备,为社区1673户居民提供无接触取票服务,每月收入3至4万元。邮局于去年12月开业,现已迁回原处。

在济南,曾经的打工仔楼紫阳因为疫情无法进村卖饲料,就在家附近的小区里租房开了菜鸟驿站。“一天三四百块的收入和过去打工的收入差不多。租房、吃饭都不用花钱,还能养家人。”娄子洋对这样的工作很满意。

这些创业者虽然地域不同,收入不同,但都在菜鸟驿站成功创业。

图为楼紫阳领取邮政局营业执照。受访者供图

便民服务打开市场

因为疫情,快递员进不了小区,很多小区门口都有“地摊”。快递柜虽然可以解决一些问题,但是由于数量和体积的限制,无法满足消费者的需求。快递员把包裹堆在小区门口,容易碍事,也容易造成取件人员聚集,还会造成丢失损坏。而且,快递员的等待时间是有限的。如果错过了取件时间,当天可能拿不到快递。所以疫情发生后,很多消费者希望尽快普及快递站,妥善存放不方便接收的快递。

孙燕婷的驿站几乎被社区居民和快递员“催”了个遍。之前她所在的小区没有驿站,拆迁安置小区的老人大多不会用快递柜扫码取件。大家早就羡慕隔壁小区的菜鸟驿站了。疫情爆发后,小区封闭,快递进不去,大家都要去小区门口取件,更加不方便。驿站建立后,解决了社区老人和居民的包裹收寄问题。

在靳东所在的社区,驿站是“刚需”。“这个小区一直是封闭式管理,一楼到三楼的空中央花园需要预留电梯。小区有18栋楼,1600多户。快递员每次送楼都要预约电梯,不能骑电瓶车。他只能步行运送货物。以前甚至没有人愿意送到这个社区。”因此,靳东邮局开业后,快递公司甚至愿意给超过每单1元的派送费。

疫情爆发后,靳东购买了两台快速航空摄影设备和配套系统。当包裹入库上架后,消费者的手机会收到一条信息,告知包裹已经到达邮局,放在哪个货架上,放在哪里。根据这些信息,消费者可以很容易地找到包装。当他们出站时,只要像快递员ETC一样,将快递和ID码放在头顶的摄像头上,系统就可以立即自动识别出包裹已被正确取走,无需任何干预或接触。

投资合理,收益可观。

在接受采访时,孙燕婷的手机号码已经认证为“快递”标签。孙燕婷告诉记者,她在枫林府小区以每月1500元的租金租了一个90多平方米的房间。加上采购货架、扫描枪、监控设备,她投资了1万元左右成立了菜鸟驿站。车站刚开始一个月能挣6000,扣除房租,每个月还剩下不少。孙燕婷觉得用不了多久就能收回成本。

靳东的邮局设在上海,200平米的房子月租1万元。但是上海的派送费和配送费比较高,他还有一个菜鸟的包裹取件团队,派送费收入不错。社区每天打包1000到1500件左右,加上邮费,一个月的毛收入达到数万元。现在他老婆雇人一起打理车站,不计人工费,新车站也有不错的福利。

和他们相比,青海大学毕业生杨占祥算是“学长”了。他所在的邮局于2019年9月在青海师范大学开业,服务学生1.5万人,每天发送3000件左右,发送100件左右。算下来,每天毛利超过3000元,一个月大概9万元。除去一年8万元的房租,前期投入的装修款,物业的押金,以及现场雇佣的三个人的工资,他预计一年就能全部归还。

杨展翔给员工月薪4000元,包吃住。这个收入水平高于青海当地本科毕业生的月薪,员工也愿意去邮局工作。

在菜鸟驿站,稳定的收入来源是快递费和配送费。根据各地实际情况,派件费一般为每票0.5元至1.2元,3元至5元不等。按照普通的流量岗计算,单日发送300件左右,发送30件,一个月的毛收入至少有几千元。

此外,由于驿站每天的人流量从几百到上千不等,还形成了一个小型的零售中心,可以提供社区团购、洗衣服务、绿色回收、饮料、日用品销售等服务。

楼紫阳在自己的邮局买了一个冰柜,准备卖冷饮、冰棍等零食。

靳东也有一个团购群,刚刚起步,没有任何推广就有100多个会员。杨占祥的8个微信群,有3000多人。如果要进行社群运营,可以随时启动。孙燕婷注意到南京菜鸟站和大润发的团购业务已经落地,她打算疫情过后开始对接。

支持创业吸纳就业

“我觉得站里钱好,前景好。”杨占祥说,他在驿站投资了几十万元,并根据年轻人的喜好精心装饰驿站,在墙上贴上NBA球星的海报,希望来取包裹的学生能感受到驿站是一个时尚有品位的地方。“近年来,电子商务网购发展迅速,相应的包裹数量也迅速增加。即使是在往往不含邮费的青海,消费者的购物热情也在增加。”

“去年9月我们开学前,调查发现学校每天有2000个左右的包裹。没有站点,很多同学反映取包裹不方便,所以不敢买。”他发现青海师范大学的快递只能送到门口。学生要走10多分钟才能到登机口,排队领快递也要花时间。然后他们拿着快递走回宿舍,来回差不多要半个小时。

所以他的驿站设在宿舍楼中间,学生下楼就可以去取。邮局开张后,学校包裹的数量猛增到每天3000个。

“开学前,总有同学在群里打听邮局的开门时间,让他们空通过给学校寄行李包裹来学习。”杨占祥相信,邮局的生意一定会越来越好。“如果我们服务好一点,学生愿意在驿站待一段时间,我们也可以搞点副业创收。”

杨占祥可能还没有意识到,小小的驿站是中国快递业的末日,赶上了整个行业的高速发展。

据国家邮政局新闻发言人、市场监管司司长冯立虎介绍,“十三五”期间,我国快递包裹量每年新增100亿件,连续6年超过美、日、欧等发达经济体,成为全球增长最快、最具活力的新兴寄递市场。2019年,我国快递业务量达到630亿件,同比增长24%,相当于人均45个快递包裹。

此前,国家邮政局预测今年快递业务量将达到740亿件,同比增长18%左右。光大证券通过各电商平台数据判断,未来五年快递行业复合增长率仍可保持在20%以上。

这意味着,包括杨展翔、孙燕婷、楼紫阳、靳东在内的站长所在的赛道,将保持每年100亿包以上的增长速度,既能让现有站长赚到更多的钱,也能容纳更多的新人。来自菜鸟的数据显示,目前全国有超过4万个菜鸟驿站,带动了超过10万个就业岗位。

近日,菜鸟驿站也宣布将在全国100多个城市新开3万个站点,将至少方便3万个家庭“自主创业”。菜鸟驿站平台工作人员介绍,上述100个城市包括北上广深杭等一线城市和国内主要大中城市。“这次开业免加盟费,还提供了数字系统。创业者只需要投入租用场地、购买货架和一些基础硬件的基础资金,谈好与快递公司合作,为社区提供服务。”

“我觉得邮局是一个很好的创业方式。家里收入稳定,方便居民。”金东告诉记者,他已经决定在附近再开一家邮局。

发展还是需要支持的。

“站长要把快递包裹扫描进仓库。按照一天1000件计算,搬进屋里,上架,出库,是三倍的劳动量,而且他总要扫描,一天下来都站不直。”楼紫阳算了一下,在60平米的驿站工作,一天能有两万步。

快递全年无休,也就是说一年365天都要开站,让用户365天都能拿到快递,方便快递员送快递。尤其是疫情期间,邮局更是责无旁贷。“我觉得有些地方,快递只能‘摆’在小区门口。很多快递员一天要送8到10个小区。如果他们在每个社区花几个小时,他们简直太忙了。”楼紫阳说,现在情况不同了。山东济南有很多驿站,缓解了配送压力。

很累很累,但是驿站的运营让楼紫阳一个月能挣一万块钱,能陪伴家人,还能促进家里就业。楼紫阳更加坚定了做好驿站的决心。

事实上,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今年的就业形势可能会非常严峻。近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加强稳定就业措施的实施意见》,提出优化自主创业环境,支持多渠道灵活就业,更好落实就业优先政策。所以在家办邮局既能稳定就业,又能解决末端快递的问题,是就业带动创业的好办法。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潘鹤林认为,在这次疫情中,快递物流业的重要作用日益凸显。菜鸟驿站作为“最后一公里”的服务主体,疏通和复活了城市经济的毛细血管,为人们的日常生活、衣食住行提供了便利,不仅扩大了消费市场、促进了消费升级,还稳定了就业、促进了发展,极大地扩大了新增就业数量。

但是,作为一个开放的就业平台,终端站的建立也需要配套的支持。

疫情之下,由于服务设施不足,全国很多社区只能在门口搭起临时货架,造成丢件、无人认领等诸多问题。临时货架的出现与网点“落户难”有关。随着城市面积的扩大空,城市物流配送体系的规划没有同步,站点设置面临房价和租金快速上涨的成本压力。中国物流学会特约研究员杨大庆表示,目前需要加强社区物流基础设施和服务网点的建设,这也是快递末端配送服务发展的核心趋势。建议将相关社区服务纳入城乡规划进行特殊保护和扶持。

来源:经济日报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图片,视频等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和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本文来自网络,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给力软件,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examemo.com/3543.html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