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桥电厂

众所周知,电解铝属于高能耗、高污染的两大高耗能项目,电力成为电解铝企业克敌制胜的关键。由于历史原因,国内工业企业用电成本很高,催生了大企业自备电厂。全球最大的铝电企业魏桥创业集团拥有自己的燃煤电厂,总装机容量超过1000万千瓦。

魏桥电厂插图

近日,因限膜,云南省出台史上最严电解铝新政,宣布不再新建电解铝产能。就在今年上半年之前,云南省还在丰富的水电基础上,大力招商引资,发展水电铝产业。其中,全球最大铝企威桥创业集团旗下的铝板主要上市公司中国宏桥是云南此轮招商引资的重中之重。

中国宏桥合规电解铝产能646万吨,超过中国铝业长子中国铝业,跃居世界第一。2020年电解铝产量将达到556万吨,约占全球电解铝产量的8%。全产业链布局,对行业内大多数企业来说具有无可比拟的成本优势。

此时云南限电对总部在山东省的中国宏桥影响不大,中国宏桥大部分产能没有转移。主要问题是煤炭的供应,这是一个全国性的煤炭短缺。现在的关键是,钱不一定能买到煤。中国的煤矿绝大多数掌握在国有企业手中。现在煤企不仅面临增产的问题,而且在当前煤价飙升的环境下,优先保证民生用煤。尤其是供暖季,煤炭会越来越紧张。

中国虹桥也面临着煤炭供应的困境。因为其自有的总装机容量1000多万千瓦的电厂几乎都是燃煤机组,而且,据“问郑山东”了解,中国宏桥总部所在地山东省滨州市邹平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大货车乱停乱放,而这些货车运输的货物主要是铝矾土和煤炭,这无疑让本来就紧缺的电厂存煤雪上加霜。

这个时候,应该是当地政府采取行动的时候了。去年疫情防控严峻的时候,特别是河北疫情影响严重的时候,主要依靠山西、内蒙煤的山东燃煤电厂的煤不能及时调运。此时政府介入,协调山东兖矿集团(现山东能源集团)积极协调煤炭运入邹,保证企业正常生产。可见,占据山东经济近80%的两家高新企业,已经和山东经济融为一体,谁也离不开谁。燃煤自备电厂是魏桥或山东主要支柱企业降低成本的重要手段。

中国虹桥自2019年进入云南省以来,发展势头强劲。文山州砚山县200万吨绿色水电铝产业园后,将在红山州建设电解铝基地,计划转移100万吨产能。但今年上半年云南省能耗双控目标很差,只好采取守势,加大对高耗能行业尤其是电解铝的限制。因此,中国宏桥董事长张博宣布暂停向云南转移电解铝产能。

中国虹桥位于山东省滨州市,拥有自己的电厂。虽然中国虹桥在行业内有着无可比拟的电网优势,但不需要向国家电网缴纳网费。但煤价飙升也影响了自身的发电成本,其他企业的实际用电成本在缴纳一定的入网费用后可能会比自发电便宜。所以对于中国宏桥来说,在目前煤价暴涨的情况下,相比其他电解铝企业,成本优势正在逐渐缩小。这也是最近中国宏桥股价暴跌的重要原因。当然,国家电网账单带来的成本优势不会长久。近日,国家发改委公布最新电价政策,高耗能企业电价可免20%涨幅。

所以在大政策下,未来自有电厂还是会被打压。目前对自有电厂采取措施只是权宜之计。备用电力短缺后,自备电厂可能最终成为历史。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图片,视频等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和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本文来自网络,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给力软件,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examemo.com/2369.html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