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直播怎么了

看来直播行业还是充满泡沫,“二代大V”也救不了它的颓势。资本逼出来的市场,最后还是“一地鸡毛”。烧钱可以烧一批网络名人主播,但烧不出一个盈利模式。

文|青不喜欢

运营1286天后,“国民老公”王思聪创办的熊猫直播正式宣布关闭网站。在此之前,主播工资和公司负债的负面不绝于耳。

一方面虎牙和斗鱼两面夹击,另一方面烧钱不可持续,缺乏可靠的盈利模式,再加上短视频的兴起,熊猫直播倒下似乎不足为奇。

当资本退潮,红利消失,直播市场的洗牌和网络名人模式迎来拐点似乎是必然的。

熊猫直播怎么了插图

含着金汤匙出生的我,曾经风光无限。

今年年初,在成都东郊记忆演艺中心举行年度盛典时,熊猫直播首席运营官首席运营官张菊元依然斗志昂扬,信心满满:“我见证了资本风口的疯狂,见证了千播大战的硝烟,也经历了互联网寒冬的残酷。无论经历多少风雨,熊猫直播始终保持初心。”

然而仅仅过了两个月,3月7日的深夜,张菊园的初心已经“风雨飘摇”了。他在公司内部员工中宣布,熊猫直播在资金缺口无法解决的情况下,做出了解雇员工的决定。

张巨元表示,2017年5月,公司获得由兴业证券邢正资本领投的B轮10亿元融资后,22个月没有任何外部注资,成为压垮熊猫直播的“最后一根稻草”。

3月8日,熊猫直播在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主站流浪计划第一阶段启动。工程师应该逐渐脱离母星。请注意,请确保连接的服务正常。”并配有“熊猫说再见”的图片。终于在3月底,熊猫直播的网站正式关闭。

还记得2015年下午,王思聪微博宣布熊猫直播即将上线的两天后,他发了一条朋友圈。“PandaTV目前正在接受融资,投资人可以随时邀请我们!”同年11月,熊猫直播完成数百万人民币天使轮融资。当时直播市场格局未定,还处于蛮荒期,充满了机会。

公开资料显示,熊猫直播的主要运营方为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注册于2015年7月,注册资本约1.55亿元,实收资本1.02亿元。王思聪是董事长,龙飞是总经理。

成立仅一年,熊猫直播的数据仅次于虎牙、斗鱼等头部平台,并在2016年脱颖而出成为“网络直播元年”,成为直播行业第三。随后,风头正劲的熊猫直播迅速完成两笔融资:2016年9月,完成由乐视、博派资本、陈海投资、奇虎360完成的6.5亿A轮融资;2016年11月,奇虎360战略投资,金额未披露。

《不差钱》的熊猫直播,自成立以来就掀起了主播挖角大战的序幕,王思聪更是花大力气拉拢了不少大主播。可以说这几年主播的身价快速上升,多亏了王思聪和熊猫直播。

同时,思聪老师还利用自己的专属人脉,频繁邀请鹿晗、陈赫、林更新、林俊杰、杨颖、彭昱畅等明星为熊猫直播站台。“在熊猫直播里,你甚至可以看到林俊杰一边玩游戏一边感谢观众的礼物。”作为创始人,王思聪为熊猫直播铺了一条差异化竞争之路。

另外,考虑到斗鱼和虎牙都是以电竞和游戏直播为核心,熊猫直播并没有专注于这一领域,而是走上了“泛娱乐直播平台”的发展道路。它不仅邀请韩国女主播尹素婉等人开发“秀”直播。

更有自制的《你好!女神、电竞非凡、潘达基尔等综艺节目。

“这是我用过最好的直播app”“爱过”“一起走过那些年爱你”。它曾经风光无限,拥有大量的忠实用户,所以它死了,难怪有人留言表示失望。

内忧外患顿时烟消云散。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曾经在直播行业排名第三的熊猫直播的迅速衰落,一直是最直观的因素,也是外因。熊猫直播的战略摇摆和管理层内斗构成了其倒闭的最重要内因。

游戏直播是一项非常昂贵的业务。海量数据的直播需要严格的带宽和服务器,主播签约费和工资也是相当大的运营成本。所以,很长一段时间,直播行业都处于赔钱的阶段。在经历了风光的初期之后,熊猫直播已经逐渐山穷水尽——正如张菊园所说,从2017年5月开始,熊猫直播就没有了外部投资,这对于极度烧钱的直播行业来说,几乎相当于断了后路。

熊猫更大的问题来自内部。经营不善,派系斗争,让熊猫成了有命没人养的弃儿。去年11月,炉石(一款网游)知名主播“囚徒”在直播中透露,熊猫直播的员工在“混,等死”:

“我跟他们说我想做一个从上海开车到北极的直播,他们当时就说,哎呀,不要播了。每天在家都可以播炉石。你出去的时候我们要给你一个专题,然后你播的时候我们要给你挂一个宣传片,这样你就可以播炉石了。你看我们每天上下班都不用考虑了吧?我们朝九晚五上班,你可以每天播你的。

直播是一个很琐碎的生意,非常依赖运营,甚至人情。平台方与超级管理者(直播时的管理员)需要与主播联盟和每个主播保持密切沟通,不断在直播内容中磨合,经营关系,实现双方共赢。熊猫和其他两个(尤其是斗鱼)相比,在这一块差距明显。

相比运营,管理问题更致命。王思聪给熊猫注入了第一桶金,但随后360系列入驻熊猫,也拉开了派系斗争的序幕。

《娱乐之都》的报道曾提到,熊猫本身管理混乱。“办一个手续少则半个月,多则一两个月,还是没有结果。”虽然目前王思聪仍是熊猫互娱的第一大股东,但早在去年11月,王思聪100%持股的“君娱(湖州)文化发展中心”已对外质押,质权人仍为360公司。

王思聪卖掉自己的股份后,周和王思聪持有的股份相等。谁更有话语权不得而知,但熊猫直播的派系斗争呈现公开化趋势。这样,当公司出现重大危机时,双方都选择了沉默。

无人问津,众生“狂欢”

“给我看一个还活着的666”,随后屏幕上布满了“666”,一位熊猫女主播享受着3月8日晚最后一刻人数激增的“荣耀”。“平时我的直播间都是几百人看,现在显示100万人!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多人活着。”长发白裙的美女主播在唱歌跳舞间对着电脑另一边的用户感叹。“没想到我的直播巅峰是在熊猫直播即将崩盘的时候。”

3月8日,各路网友看到熊猫直播倒闭的消息,在这一天下载熊猫直播。3月9日,熊猫iOS排名奇迹般升至娱乐免费榜第一,免费总榜第14。要知道,在过去的一年里,熊猫直播连免费榜前1000都没进。

因为熊猫直播长期无人问津,当晚有一种“末日狂欢”的感觉。主播跟粉丝告别很正常,但比离职前的员工更“放肆”的,是这个封闭平台的主播和超管。不再被平台的规则束缚,无论是主播还是潮官都开始放开自己。一些游戏主播被禁止玩游戏,更有甚者开始打色情擦边球。朝官不仅没有立即制止这些现象,反而鼓励它们“扩大规模”。

看来直播行业还是充满泡沫,“二代大V”也救不了它的颓势。资本逼出来的市场,最后还是“一地鸡毛”。烧钱可以烧一批网络名人主播,但烧不出一个盈利模式。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图片,视频等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和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本文来自网络,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给力软件,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examemo.com/1762.html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