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舒婷

杨舒婷插图本刊2011年12月下半月以《孔令辉牵手蝴蝶女:大哥的情怀无关风月》为题,独家发表了影视演员杨舒婷与乒坛国手孔令辉之间的真情故事,还当时沸沸扬扬的孔令辉与杨舒婷“牵手门”最确凿的真相。2011年12月下旬,本刊以《蝴蝶姑娘牵手孔:大哥的感情与风流韵事无关》为题,独家刊登了影视演员杨舒婷与国家乒乓球运动员孔之间的真实故事,以及孔与当时“牵手”的最确凿真相。

此后,杨舒婷这个被人们津津乐道的“八卦人物”突然从公众视野中消失了。两年后,一则新闻震惊影视圈:2013年,杨舒婷在文艺片《恋身替身》中的首次触电表演,获得第60届圣塞巴斯蒂安国际电影节最佳女主角提名,与苏珊·萨兰登、莫妮卡·贝鲁奇等国际明星角逐最佳女主角。此后获得法国国际电影节最佳新人奖,法国巴黎中国电影节最佳新人奖。美国《好莱坞报道》称赞她的表演“充满了朴素的尊严”。谈及为何从绯闻缠身的《蝴蝶女》转行拍新片,杨舒婷真诚表示,正是那段刻骨铭心的生死之恋,让她回归了单纯和本真…

甜蜜的爱情和凶猛的疾病,

逝去又飘回来的初恋

2006年7月中旬,解放军艺术学院排演的话剧《我在天堂等你》在海淀剧院上演。就读于解放军艺术学院戏剧系的杨舒婷和应邀返校的优秀毕业生一起参加了演出。杨舒婷在剧中饰演藏族女孩尼玛,2004年毕业的大四学生吴冬在剧中饰演一名经理。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看到杨舒婷散发出一种舞蹈家的独特气质。吴东忍不住好奇地问她。杨舒婷害羞地说,她在三年级时被解放军艺术学院舞蹈系录取。13岁毕业后,她成为济南军区政治部文工团的一名舞蹈演员。17岁时,他考上了军区文艺汇演,回到了母校。

在遇到杨舒婷之前,吴冬的感觉是,很多学舞蹈的女生都是自力更生,长得漂亮,排练的时候总是放不下自己的身材,甚至还把舞蹈表演带进了戏里。在与杨舒婷一个多月的排练中,他发现这个女孩非常坦率,总是虚心向别人学习。吴东深深地爱上了她,杨舒婷也被这个温柔的哥哥所吸引。

吴东是沈阳人,他比杨舒婷大四岁。毕业后没有报浙江绍兴陆军文工团,而是留在北京打拼,在影视剧中扮演角色。两个在北京漂泊的年轻人互相安慰,深深相爱。只要不排练,吴冬就在自己的小屋里给她做饭,改善伙食。杨舒婷不愿意吃任何他喜欢的食物。他的眼睛总是让杨舒婷觉得她是他手中的宝贝。

甜蜜的初恋给了杨舒婷努力奋斗的信心。她每天都在寻找机会。2007年初,新版《红楼梦》在全国范围内试演演员,大三的杨舒婷报名了。每场比赛,吴东都带着他的哥们给她加油,因为杨舒婷是第一次参加比赛,他怕她怯场。为此,他推广了几部剧。

他是她的精神支柱和后勤支持:杨舒婷在北京赛区决赛那天拿错了裙子。他马上跑回去拿。这是北京交通堵塞的高峰时间。杨舒婷仍然不知道他是如何在短短一个小时内取回裙子的,他累得瘫倒在后台…在那场比赛中,杨舒婷获得了北京赛区的第一名。

令杨舒婷沮丧的是,她只获得了“薛宝钗组”的第三名,未能成功参加电视剧。看到女朋友心情不好,吴东又做起了心理按摩师。他告诉她:“每一次挫折都是成功的开始!”果然,杨舒婷获得了许多影片。

然而,在2008年的秋天,当杨舒婷拍完电视剧《贵族家庭》回到北京时,他发现吴冬不辞而别,神秘失踪了!手机关机,他所有的朋友和熟人都不知道他的下落。疯狂寻找的杨舒婷隐约觉得自己从未存在于这个世界上!被世界末日抛弃的感觉让杨舒婷崩溃了。吴东就这样消失了,除了感同身受,杨舒婷找不到任何其他原因。无数个不眠之夜过去了,她发誓要让他后悔。她幸福地幻想过无数次:自己成了影视圈的大明星,他只能缩在阴影里叹气,有眼无珠。

2010年4月,她与多年老友孔见面时被狗仔队拍到。当时各大媒体都在曝光她与孔的绯闻,说她是干预孔与马关系的“蝴蝶女郎”。她虽然有点对不起大哥,但因为知名度的增强,在公关团队的建议下没有出来澄清。毕竟在这个圈子里,炒作也是一种成名的方式。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2010年5月2日,吴东突然出现在她的住处。一年多没见,身体瘦了不少。杨舒婷生气地让他不辞而别。他的解释让她目瞪口呆:就在杨舒婷在浙江拍摄《贵族家庭》的时候,他的身体在北京出现了紫癜,在片场多次晕倒。后来被北京协和医院确诊为急性m3白血病,被诊断为高危患者。

吴东不敢告诉杨舒婷,在父亲早逝、母亲患乳腺癌后,她如何再次承受亲人的痛苦。况且,就连吴东自己也不确定自己能活多久。为了不让女朋友伤心,吴东选择了逃避。他匆匆赶回老家,住进了沈阳市第一人民医院治疗。他不让所有的亲戚和朋友去杨舒婷,并威胁要放弃治疗。

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吴东经历了痛苦的放疗和化疗,唯一支撑着他的就是再次见到杨舒婷。幸运的是,上帝怜悯他,他的病情得到了控制。他本想痊愈后再来,但看到她和孔的新闻后,他再也坐不住了,急忙从沈阳赶到北京。吴冬告诉她,他不喜欢炒作,想看到她脚踏实地的成功。

为了杨舒婷,吴冬放弃了演艺事业,说娱乐圈情侣太不稳定。他想成为杨舒婷的绿叶,成为她最坚实的后盾。随后,他彻底改行,靠自己的努力成为了北京魏公村高尔夫俱乐部的CEO。

在与死亡抗争的日子里,

爱情让她华而不实。

失而复得的爱情让他们倍加珍惜。尤其是吴东,非常喜欢杨舒婷。杨舒婷继续梦想成名,并拍了许多电视剧。然而,喧嚣的人气并没有给她带来成功。一些观众在她的微博中留言,攻击她的演技。杨舒婷非常沮丧。吴给她解释说:“对于表演艺术来说,首先要把自己和角色融为一体,这样才能达到外表和灵魂的和谐,才能引起观众的共鸣。而当你遇到性能瓶颈的时候,你要放慢脚步,积累才能明白。任何急功近利的炒作都只能像昙花一现。”杨舒婷听了她爱人的话。半年后,她安定下来,不再接不适合的戏,而是认真琢磨。

11月的一天,吴冬兴奋地告诉她,女导演唐正在为电影《恋身替身》物色女主角,剧本他已经看过了,是一部非常考虑演员实力的文艺片。也许它不像商业电影那样受欢迎,但它对提高杨舒婷的演技和使她成为真正的女演员非常有帮助。

杨舒婷相信他的判断。因为李乔玉在剧中的角色是一个被强奸并生下孩子的农村妇女。为此,她去北京农村生活了半年,在田间地头晒太阳,用高档化妆品晒黑了自己精心呵护的雪白肌肤,与更多的农村妈妈交流。她的努力让导演非常感动,最终选定了她。

为了演好孕妇这个角色,杨舒婷每天都吃米饭和红烧肉,体重很快就增加了20多斤。她突然想到,她已经不再在乎自己美不美,相机是否拿到最佳角度,只想更深入地把握人物形象。

影片在广西桂林市阳朔县开拍后,有一幕是李乔玉的丈夫开货车把邻居的儿子撞死,村委会要他赔偿12万元。他们家没钱,所以李乔玉去村委会下跪。为了拍好这些镜头,杨舒婷在片场跪了一天,膝盖被坚硬的水泥磨破了,鲜红的血渗出来。第二天,在伤口结疤之前,杨舒婷继续跪着玩。为了表演效果,她拒绝用护膝,也没有在裤子膝盖处放柔软的东西。所有的人都被她的单纯和奉献所感动。这一幕的拍摄结束时,片场爆发出热烈的掌声。杨舒婷觉得掌声比闪亮的聚光灯更让她激动。

然而,就在这部戏完成的时候,吴冬的健康出了问题,经常发烧感冒。三四个月后,鼻血又开始流了。2012年3月12日,他们最不愿面对的事情出现了:吴东的白血病再次复发,住进了北京301医院。医生偷偷告诉杨舒婷,白血病一旦复发,基本就没救了。

杨舒婷的天要塌了。自从吴东再次回到她身边,她一直以为他们躲过了这场灾难。没想到,生命如此脆弱。她以为坚如磐石的后方可能会在瞬间崩塌。

吴东开始化疗,很快头发就全掉光了。为了安慰他,杨舒婷把他拖到街上拍照。她搂住他因化疗而发胖的脸,和他一起对着镜头。在她充满爱意和欣赏的目光中,他的光头似乎已经成为时尚。杨舒婷要求商店把照片贴纸做成钥匙链。每当她打开门,她都能看到他们微笑的脸紧紧贴在一起。

化疗的痛苦让吴冬吃不下饭。记得以前,他最喜欢的食物是他妈妈做的俄罗斯Leba。杨舒婷很快买了一个面粉搅拌机、一个唤醒箱和一个家用烤箱,并专程请面包师到家里试一试。忙了一晚上才做了一个稍微像样的。但虚弱的吴东根本咽不下。当杨舒婷想起吴东过去总是为她做好吃的时,她的眼里充满了泪水。他健康的时候为什么不给他做顿饭?

她拼命想弥补,所以取消了所有的电影合约。在她的精心护理下,吴冬的病情得到了控制。但是,代价也是巨大的。住院两个多月,吴东依依不舍地告诉她,自己的积蓄快用完了,医院要停药了。为了给男友挣医药费,杨舒婷不得不重返片场。那是一个为爱疯狂的日子,她同时接了几部电视剧,还要提前把工资汇给男朋友。但不管多忙多累,只要能请一天假,她就会飞回北京,在病房里呆上几个小时。不能见面的时候,她就和男朋友在微信上互动。

最好的爱已经来临,

成功在于简单的尊严

2012年9月下旬,第60届西班牙圣塞巴斯蒂安国际电影节隆重开幕,《爱身替身》入选电影节主竞赛单元。杨舒婷本应随剧组去西班牙宣传,但吴冬病情反复,她毅然决定留在北京照顾男友。

《爱上替身》是继《白鹿原》入选柏林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后,第二部入选国际A类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的中国电影。女主角杨舒婷也获得最佳女主角提名,与奥斯卡影后苏珊·萨兰登、意大利影星莫妮卡·贝鲁奇、西班牙影星佩内洛普·克鲁兹·桑切斯等国际一线影星竞争。虽然由于她的缺席,她最终错过了奖杯,但她的表现仍然得到了媒体和国际电影节评委的认可,他们称赞她的表现令人惊叹。美国著名电影刊物《好莱坞报道》用“朴素的尊严”来形容杨舒婷的表演。

消息传回中国后,杨舒婷和吴东非常高兴。然而,好消息并没有给吴东带来好运。2013年5月,再次入住北京301医院。接到吴冬家人的电话后,正在新疆拍摄的杨舒婷从马背上摔了下来。她向导演请假,拖着伤腿回了北京。吴东的生活一天不如一天。杨舒婷突然意识到,他过去认为的成功只是浮云,只有让他爱的人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8月,吴东精神好转。他拿出一张银行卡给了杨舒婷,告诉她,他谎称自己的积蓄用完了,没有药可以治好她的病,只是因为他不想让她把美好的时光都花在医院里。事实上,杨舒婷汇给他的每一笔钱都存在这张卡里。他知道杨舒婷还有一个当导演的梦想,他怕等不到那一天,希望能早日看到她开始自己的梦想…他微笑着说再见,杨舒婷微笑着承诺:她会向他展示他想要她做的一切。

不到两个月后,杨舒婷首次担纲导演,由他亲自作词的微电影《幸福的路不止一条》迅速在网上播出,一炮而红。上线第一天破百万,第二天突破500万。但只有吴冬知道,为了这部微电影,杨舒婷连续10天平均睡了3个小时。当时由于长期化疗,吴冬的口腔溃烂得张不开嘴,连水都喝不下。但他与自己虚弱的身体抗争,坚持看完了这部电影。

就像杨舒婷在《爱的替身》中简单自然的表演获得国际大奖一样,2013年11月底,吴冬被送进ICU,时而昏迷,时而清醒,但每当他清醒时看到杨舒婷,都会颤抖着拭去她眼角的泪水,告诉她:“不要哭,要坚强。一定要坚强!”

12月8日凌晨5点,吴冬的生命走到了尽头。他对杨舒婷说的最后一句话是:烧掉我所有的照片,好好生活,要坚强,要微笑!这是多么痴情的男人,这是多么纯洁的爱情。在他生命的尽头,他仍然想着她。杨舒婷放声大哭,泪水夺眶而出…

2014年2月,澳大利亚悉尼。第四届金考拉icff。导演和唐作为电影节的贵宾出席了在悉尼举行的中国新年花车巡游。当杨舒婷的敞篷车经过时,赢得了20万观众的热烈追捧。杨舒婷有着复杂的感情。多年来,她一直在徒劳地追求成功,甚至不惜炒作。现在,当她终于明白了人生的真谛,看淡了这个名字,她在最不想成功的时候成功了!但如果可能的话,她愿意拿这次的成功来换取吴冬的再生!

在布里斯班首映式上,杨舒婷动情地说,“我要感谢我已故的男朋友吴冬,他让我明白,真正的好爱情是为对方付出一切,而不后悔。在我最犹豫最软弱的时候,他托起了我的下巴,挺直了我的脊梁,让我变得坚强而有尊严。我今天所拥有的一切都要感谢他。”观众鼓掌。吴冬在墨尔本的父母专程来到布里斯班。当他们听到杨舒婷的讲话时,他们笑得热泪盈眶。

2014年4月7日,杨舒婷的生日。她看着床头水晶缸里的彩色纸鹤,泪水夺眶而出。去年的今天,吴冬听说折一千只纸鹤会让她愿望成真,就送了她一千只纸鹤。他在每一只纸鹤上都写下了自己的愿望:“我永远想把最好的给你。””用我所有的一切去关心你的每一分钟,直到我生命的尽头!”现在斯里兰卡人民走了,留下的只有回忆。但对于那个永远在她面前微笑的他,她必须快乐而有尊严地过好每一天…

编辑/周莉

(来源《尹稚》月末版,2014年第15期,独家版权,禁止转载,否则将追究侵权责任!)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图片,视频等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和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本文来自网络,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给力软件,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examemo.com/1653.html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