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顺开除

2009年2月15日,张文顺给德云社的同事们留下了一封告别信,希望大家团结起来,振兴相声事业,把德云社做大做强。

第二天,张先生去世了。

张文顺开除插图

在灵堂里,郭德纲咬紧牙关,下定决心:做最好的事,我要看看他们谁会比张文顺先死!

“你知道张灿先生为什么会陪你到今天吗,因为他知道你一定能成功?”

张先生死后,告诉。

张文顺先生去世后,德云社停止演出七天,高调祭祀。

德云社为张先生举行了隆重的葬礼。

的画像挂在德云社的后台,与的师父后的画像并列。

很多人都不知道,就连“德云社”这个名字,在郭德纲原来也叫“文德云社”,张文顺排在第一位。

1、

1995年,22岁的郭德纲借了4000元钱,第三次来到北京。

他已经失败了两次,这次的目的很明确,就是寻求庇护。

他想挤进主流相声队伍,和别人一样,“穿上小西装,抹上红嘴,一个月一百块、两千块的戏”,几经周折还是失败了。

他在城南大兴黄村租了一间砖房。除了床,没有地方放桌子,只有一个小板凳。

没有机会说相声,他就坐在板凳上趴在床上写剧本。

对当时的他来说,幸福就是有一张桌子。

唯一愿意给他表演机会的是丰台的一个小鞠萍剧团。

有一天,戏演完了,已经是晚上十点了,没有去大兴的车。郭德纲不得不从南二环走回五环外的黄村。

走了十几公里后,他再也走不动了。他拦下一辆黑色汽车,身上只有一美元。他问是否可以用他的手表来支付汽车的费用。

黑车司机不敢拉他。

从晚上一路走到凌晨4点才回到出租屋。

在北京的凌晨四点,郭德纲仰望星空,但他看不到任何希望。泪水充满了他的眼睛。

他说那是他来北京第一次哭。

成名后,郭德纲把《黄村一夜》的经历写成了相声《夜游》。他问自己的搭档于谦:

我能走二环路吗?

他们为什么不让我走?我可以躲在车里杀了我。我活该。

每次说这话,观众都哄堂大笑,但很少有人知道他真的走过二环。

那天晚上的经历给郭德纲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一天,郭德纲去北京琉璃厂买书。他带着书出来的时候有点累。当他看到一个茶馆时,他进去歇歇脚,喝一杯。

发现大胖子和一帮少年在茶馆里说相声,郭德纲坐下来听。

别的观众开心,他就不开心。

但是听到这句话里的俚语,郭德纲并不孤单。

就这样,他连续去听了好几天,每次都坐在后排。

胖子觉得这很有趣,于是他和郭德纲聊了起来。

郭德纲也来凑热闹,走上舞台,拿到了一张“真丝巾”的票。

说完,孩子们都很惊讶,其中一个睁着大眼睛说这是哪个道上的神仙,没见过这么相声的。

这个孩子是李京。

那个胖子是王玥波。

没想到挑战结束后,北京茶馆的冯老板过来说:

“郭先生,请留步。”

这句话意义重大,让三次进京,前途未卜的郭德纲有了相声的立足之地。

从此,老郭将充满江湖精神的原生态相声带入京味茶馆。

一个大白胖子王玥波和一个小黑胖子郭德纲,一高一矮,他们开始一起说相声。

老郭再次找到了简单的快乐。

他也逐渐意识到自己和电视上的明星不一样:

“只有剧场里的相声才有意思。”

多年后,郭德纲这样评价当时的自己,“我是一条来京争食的疯狗。”

2、

这期间经常有一位斜肩老先生来看他的相声。

第一次听郭德纲说相声,我就忍不住夸他,于是对别人说:这小子是个角。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德云社的重要创始人:张文顺先生。

要说张文顺这个老人,那真的不是一般人。

出生于一个富裕的家庭,是大栅栏金店张氏家族的主人。

他对阅读和学习不感兴趣。和普通人一样,他也喜欢去茶馆听相声,甚至能讲一两段。

师专大一的时候,我毅然决定退学,后来成为北京曲艺团的第一位科学家。

师从童,为人宽厚。当年在张文顺班上的同学,都是音韵界的大碗,比如李金斗、王谦祥。…

张文顺公开爱上了他在曲艺团的师妹。

当时群里有个规定,不能谈恋爱。

恋爱的事情曝光后,团领导想开除他,后来又说只要他能改正错误,就不开除。

“他们都是十一二岁的孩子,老子都二十了还不让谈恋爱?!”

结果张文顺不愿意妥协,也不愿意背叛爱情,丢下一句:“去玩吧,孙子。”

离开北京曲艺团后,张文顺和师妹结婚生子,相依为命直到老。

之后,张文顺做了一名室内装潢师,并开了一家餐馆。

据说北京前门大街的整修是由张文顺承担的。

虽然他一直在做生意,但张文顺最喜欢的总是相声,只要有机会,他就会上台表演。

改革开放后,加入“北京实验艺术团”,重新站上舞台。他的起立鼓掌艺术独树一帜,诙谐幽默的包袱得心应手。

后来他下海经商,也颇有成就。高峰时,他管理着近200人。

但是我骨子里还是喜欢说相声的。

看到在台上卖力表演后,张老师顺便来到后台,主动和搭讪。

“朋友百来不厌,知心人投机。”

当时,郭德纲只有25岁,而张文顺已经是风华正茂。

两人一拍即合,聊了几天,完全忘记了时间。

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张文顺很久没有遇到这样投机的人了,所以他热情地邀请郭德纲,他们一起吃了一顿涮羊肉。

此后,张文于日前顺道来访。就这样,两人成了非常要好的朋友。

郭德纲也有做饭的本事,他很喜欢这位老人。

只要有空,郭德纲就会炒几个菜,然后给老人打电话。

老人拿到信后,兴高采烈地拎着一瓶啤酒吃了起来。

推杯换盏,老人鼓励郭德纲早日自立,成为天使。

看到郭德纲的犹豫,老人真诚地说:没什么,我抱着你。

于是郭德纲本着“让相声回归剧场,做真正的相声”的宗旨,邀请李京、张文顺成立了“京派相声大会”(德云社前身)。

开始在广德楼等茶馆演出。

表演顺序一直是张文顺的单口相声四五十分钟,郭德纲的单口相声一小时,李京的快板半小时。之后,张文顺和郭德纲进行了一次相声表演,李京休息后,他们三人进行了一次相声表演。

当时,郭德纲没有钱,张文顺拿了启动资金。

“我不要钱,我只想给这个小伙子找份工作安顿下来。”

张文顺还故意利用他的许多关系把郭德纲弄进了曲艺团。不幸的是,张文顺为此努力了一段时间,最后失败了。

1997年,张文顺鼓励郭德纲学习京剧,成为一个富有的俱乐部,并接受学徒来扩大他的团队。

并将“北京相声大会”更名为“文吉德韵曲艺研究会”。

文是的“文”。

“德”字不仅取自的名字,还因为张先生的子女都是“德”。

张文顺曾说,“听风太凄凉,听雨太残,云是鹤的故乡,云中的声音最美”

因此,张文顺先生自称为听云的地主,他的书房命名为“听云轩”。

“天上云仙鹤飞,龙腾四海龙”其实是温济德云曲艺研究会学生的词题。进入这个研究社团的同学,可以用自己学科的词来给自己取艺名。

后来,它改名为温德云社,但这个计划被老张曼温顺拒绝了。

张文顺觉得这四个字的名字不好听,不像德云社这三个字那么朗朗上口。

2003年,相声大会正式更名为“德云社”。

因为这个名字,一位记者专门采访了张文顺,问他是否感到委屈。

张文顺幽默地回答道:“每个成功男人的背后,都有一个老人,他想成为郭德纲背后的老人。”

在最困难的时候,张老师给了郭德纲和德云社最大的支持。“印象深刻的一次,14个演员谢幕,台下只有6个观众。票价总共是60元。你怎么分?”

张先生跑德云社不是为了钱,甚至是赔钱。他确信相声有需求和观众。即使暂时看不到光明的未来,他相信德云社和相声总有一天会复兴的。

2000年,北京曲艺团李金斗的弟子刘英想出国学习企业管理。当时他的搭档是我们的钱叔叔。

钱叔现在没有合伙人,生意上缺人。曲艺团打算从私营部门借调演员。

经钱叔叔推荐,老郭成了他的合伙人。他与老郭意气相投,互相欣赏。

这为以后上课埋下了伏笔。

3、

2002年,一个北京孩子去大栅栏买布鞋。

抬头看见对面广德大厦的大招牌。我看到上面写着郭德纲、张文顺、李京和其他人的名字。尽管已经开始一个小时了,他还是毫不犹豫地走进去。

后来我天天往广德楼跑,听了8天,就成了郭德纲的死忠粉。

孩子的名字叫何伟。

后来有一天,何伟遇到了正在这里参观的王玥波。

王玥波人又高又壮。他们看到何伟就问,一天都来?

何伟点点头。已经一周了。

王玥波说,那你走吧,跟我到后面去。

何伟屁颠屁颠的跟着王玥波去了后台。

郭德纲说这孩子以前有印象,来过这里好几天了。

王玥波说,他会说几段话。

听了这话,张文顺先生相当痛快。我们目前缺少人手。看看这个男孩。他非常聪明。让我们看一看。

何伟拒绝了,说等一个星期。

为什么要等一周?何伟就是要准备相声必备的道具——大衣!

一周后,一身大褂的何伟上台表演《连续升三级》。

演出结束后,张文顺非常高兴,他告诉老郭,他从你身上学到了太多东西。你为什么不带他去?

于是老人把自己的《听云轩》中间的“云”字拿了出来,加在何伟的名字上。

老郭的徒弟“云”字应运而生。

同年,16岁的曹金来到北京。

已经有了一些基本知识的曹金,在遇到老郭时并不信服。这个人才27岁。他能成为我的主人吗?

当我看完老郭的《卖布头》时,我震惊了。

后来,他投奔门下,住在郭家中,改名。

一直以来,德云社的表现都很惨淡。

2002年的一天,在广德大厦,天寒地冻,演出开始时没有观众。所有的演员都在门口喊。

喊了半天,真的有人打进来了。他很高,戴着一副眼镜。可能太冷了,不能进来取暖。

要开始了,这是唯一一个在台下的。

兴首先上台谈了这件事。台上一人,台下一人,四目相对。

讲到一半,观众的手机响了。他很尴尬,对邢先生说:“不好意思,我得接个电话。”

邢先生停在那里等着。

接下来,郭德纲走上台对他说:“仔细听着!上厕所一定要打招呼!我们后台的人比你多很多,你关起门来打也跑不了!”

现在这一切听起来像个笑话。挺可乐的。

但是真的很苦。

郭德纲说,他很感激观众,想找到他。“我想给他一张终身有效的门票,让他可以随时观看我的表演。我会一辈子替他说相声。”

4、

在郭德纲最困难的时候,张文顺总是站在他的身边,一起度过了最艰难的岁月。

他经常讲两个字。第一,道德有多高,艺术就有多高;第二,我要发财,相声就更不用说了。

德云社一有起色,就被很多圈内人排挤。

为了保护郭德纲,张文顺没有得罪圈子里的人。

一位艺人号召大家抵制德云社。当张文顺得到这个消息时,他勃然大怒。他坚持要冲到另一边去争辩,而郭德纲很快阻止了张文顺。

张文顺仍然很生气,他说:我有能力在台上比赛,而台下什么都没有!我要和他争论,我要干他,我在张文顺得了癌症,让他杀了我吧!

此时,张文顺已患食道癌,健康状况日益恶化,不得不长期躺在病床上。

为了让张文顺不感到孤独,郭德纲让德云社的徒弟在房间里住了一晚。

谁去医院看他,谁就兴高采烈。“看得出他是在跟我们开玩笑,在抖包袱,让我们心疼。”高峰说。

张文顺考虑到德云社的发展,收养了高峰为义子,请他帮助郭德纲。

2008年11月,德云社举办相声大会,庆祝张文顺70大寿。

满足张先生的愿望,因为他太爱相声了。

演出当天,张文顺更是被病魔折磨,双肩弯曲,手撑着桌子和郭德纲,演出了整场《实话实说》。

观众欣喜若狂。

2009年的一个下午,郭德纲和妻子忙完之后带着水果去医院看望张文顺。

张文顺那天精神状态很好。郭德纲知道张文顺有话要对他说,所以他让其他人离开病房,让他们单独呆着。

郭德纲浑身一激灵,明白这是对他说的话。

他关上门,坐在椅子上。

郭德纲假装轻松:来吧,你想要什么?

张文顺停顿了一会儿,突然向他扔出拳头,一本正经地说:“我要死了。我的妻子、女儿和孙子需要你的照顾。”

老郭犹豫了两秒,说:“我都在这里。”

听到郭德纲的话,张文顺双手合十表示感谢。那一刻,郭德纲再也忍不住了,突然大哭起来。

2009年2月15日,张文顺先生因不能说话,给德云社同仁留下了一封告别信,希望大家团结起来,振兴相声事业,把德云社做大做强。

第二天,张先生去世了。

张先生去世后,告诉:“你知道先生为什么陪你到今天,因为他知道你一定会成功吗?”

郭德纲在接受新浪娱乐采访时,在谈到德云社的过去时,总是提到张文顺。

“张先生是德云社的创始人。没有他,就没有德云社的今天。”

张文顺先生去世后,德云社停止演出七天,高调祭祀。

郭德纲写了一副挽联:东海尽悲,众走远空我恨之入骨,“西山夕阳红悲”几个字很难看。

横向审批:玲珑郝颖。

德云社为张先生举行了隆重的葬礼。

在灵堂里,郭德纲咬紧牙关,下定决心:做最好的事,我要看看他们谁会比张文顺先死!

的画像挂在德云社的后台,与的师父后的画像并列。

每个月的第一天和第十五天,郭德纲会给两位恩人和贵族上香。

让所有德云社弟子永远记住先生的恩情。

灵堂之上,面对死者,郭德纲哭成了泪人。

某媒体曾经记录了德云社祭奠张文顺先生的一幕:张文顺先生去世了,郭德纲非常难过。在建造灵堂时,起初,他的情绪很平静,他哀悼,但随着人们陆续前来朝拜,郭德纲难以抑制自己的感情,哭了起来。他的妻子王慧和他站在一起,悲痛之情溢于言表。

祭拜时,张文顺的养子高峰和徒弟张德武更是悲痛欲绝。

据说这位老人死时面容安详。

《真相》成为德云社的社歌,纪念张文顺。

一开始,郭德纲演唱了整首歌《真相》,而这一切都是由张文顺呈现的。

张文顺去世后,郭德纲演唱了一首完整版的《真相》,由张文顺的女儿张德延演唱,只为缅怀这位老先生。

之后有观众要求听大实话,会说大实话整个版本都被张老师拿走了。

郭德纲没有唱完整首歌。

张先生的承诺,也一一兑现了。

张文顺的女儿、女婿在德云社做中层干部,张文顺的孙子宁云祥在德云社开始说相声,然后转到幕后。

张文顺一直有一个愿望,想写一本书,叫《我所知道的郭德纲——春秋十年的德云社》,但是因为大病一场,只写了一页。

【图片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在此声明,未经授权,禁止一切形式的转载!年轻女子,我不同意!

——END——

我是一个“说话尖酸刻薄的年轻女人”。关注我,了解更多关于角色的信息。

#头条明星九月榜#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图片,视频等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和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本文来自网络,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给力软件,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examemo.com/1094.html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